掌欢 第170章 我亲自去请

小说:掌欢 作者: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:2019-08-29 13:20:27 源网站:棉花糖
  平南王妃听出不对来。

  她放下筷子,问女儿:“雯儿,镯子是怎么回事?”

  卫雯下意识握了握手腕。

  平南王妃顺着看过去,看到的是空荡荡的手腕。

  “雯儿,你的镯子给了骆姑娘?”

  卫雯咬着唇,一副懊恼失言的样子。

  平南王妃看向卫丰:“丰儿,你来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卫丰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,道:“就是那日儿子去请神医被拒,想到骆姑娘请动神医的事于是去请她帮忙,作为答谢把妹妹的镯子送给了骆姑娘……”

  平南王妃面上阴云密布:“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些?”

  “这么点事,儿子不想让您操心——”

  “糊涂!”平南王妃一拍桌子,气得脸色发白,“别人都踩到你妹妹头上了,你还说就这么点事儿!”

  卫雯忙劝:“母妃,您别气坏了身子,一个镯子不值当什么。”

  平南王妃冷笑:“这是一个镯子的事吗?她今日看上你一个镯子能要过去,明日再看上别的呢?养大了胃口,以后是不是连你未来夫婿都敢抢了?我只听说骆大都督这个女儿飞扬跋扈,可没想到竟然跋扈到雯儿头上来。”

  卫丰看着母妃与妹妹一个骂一个劝,忍了又忍道:“母妃,其实也不是骆姑娘抢的,她帮着去请神医了……”

  一个镯子,总比不上请动神医难得吧?

  平南王妃与卫雯一顿,齐齐看向他。

  卫丰实在不理解女人的想法,讪笑道:“母妃别气,其实是咱们赚了啊。要是能请动神医,妹妹那样的镯子不知道多少人乐意送出十个八个呢。”

  卫雯暗暗咬碎银牙。

  二哥这个呆子,真是气死她了。

  就像母妃说的,这是一个镯子的事吗?

  骆笙想要酬劳,跟二哥要什么不行,再不济还有平南王府呢,怎么就盯着她的镯子不放了?

  分明是平时就对她怀嫉在心,故意恶心她呢。

  平南王妃也被儿子的天真给气着了,不过还是再把神医请来给王爷看一看最要紧。

  “我记得雯儿的镯子有一对,另一只在玉选侍那里。”

  这对金镶七宝镯还是她清点库房的时候拿出来的。

  到现在,平南王妃对这对镯子早就淡了印象,但对满库房晃人眼的金银玉器印象深刻。

  那是清阳郡主的嫁妆。

  可是羌儿离开平南王府前说过,不想看到这些被动用。

  羌儿是她最看重的儿子,又成了储君,没必要逆着他来。

  暂时不动用又如何,镇南王府早已灰飞烟灭,那些嫁妆堆在平南王府库房里积灰,总归跑不了。

  卫羌对玉选侍的在意,平南王妃也是知道的。

  不过她更知道,儿子在意的不是玉选侍,而是那个短命鬼清阳郡主。

  对卫羌来说,玉选侍不过是属于清阳郡主的一个物件而已。

  因为是清阳郡主的,他才在意。

  而儿子对清阳郡主的痴情,也是令平南王妃心存不满的一点。

  换做平时,她不会扯上玉选侍,可现在关系到王爷安康就不得不这么做了。

  平南王妃对满桌佳肴没了半点胃口,打发人去给宫中递消息请太子来一趟王府。

  卫雯再夹了一筷子萝卜皮。

  萝卜皮脆脆的,酸辣微甜,十分开胃,令她的心情也好转不少。

  玉选侍不是清高么,她倒要看看愿不愿意把镯子给骆笙。

  不错,比起骆笙,她更厌恶的是玉选侍。

  她是王府唯一的小郡主,锦衣玉食长大,那是第一次主动向大哥讨要东西。

  可就因为玉选侍开了口,本该都属于她的一对镯子硬生生分给那个贱婢一只。

  这口气,她就没咽下过。

  可是没办法,大哥成了太子,那个贱婢从此住在东宫,她想见都不方便。

  这次让母妃来要那只镯子,倘若那个贱婢舍不得给,她就不信还能在大哥心里保持清高样儿。

  若是给了,想必也不会痛快吧。

  无论哪种结果,都不错。

  卫雯弯了弯嘴角,又夹了一筷子萝卜皮吃。

  “妹妹,你喜欢吃萝卜皮啊?”

  卫雯放下筷子,伤感道:“父王躺在床上,吃不下大鱼大肉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卫丰跟着叹口气,又忍不住说了句实话,“其实还是这萝卜皮味道好——”

  两道杀气一起投过来,卫丰不敢再说话了。

  卫羌是下午来的平南王府。

  “婶婶找我有事?”

  卫羌语气温和,听在平南王妃耳中却一阵心酸。

  王爷到底是羌儿的生父,如今还在床上躺着,羌儿若是有心本该常来看看,可自从那次奉皇命来过一次,就再没来过。

  难道非要有事才来吗?

  当然这些话只能压在心里。

  羌儿是太子,与以前终究不一样了。

  平南王妃开口道:“你王叔能活下来,多亏了神医替他取箭稳住伤势。只是他一直不见大好,我很是心焦,想请神医再来看看。”

  “是神医不好请?”卫羌一听便明白了平南王妃的意思。

  平南王妃苦笑:“何止不好请,是根本请不动。神医上次能来还是因为骆姑娘去请的。”

  卫羌一愣:“开酒肆的骆姑娘?”

  平南王妃嘴角一抽。

  不该是骆大都督的女儿么?

  “嗯,是你二弟把雯儿的金镶七宝镯给了骆姑娘当谢礼,请骆姑娘帮的忙。”

  卫羌微微迷了眼,听说几分意思来。

  “太子,我记得还有一只金镶七宝镯在你的选侍那里,能不能请她割爱,救救你王叔?”平南王妃望着卫羌,眼中满是乞求。

  卫羌心软了一下,随即恢复了冷硬。

  当初,他答应生父把伪造的谋逆证据放入镇南王府,确实是想站得更高。

  生父答应他不会伤害到洛儿。

  可最终,生父安排人对洛儿痛下杀手,洛儿就在他眼前被射杀。

  那时候他与生父闹翻,生母也是这般乞求。

  可是凭什么让他伤了心,求一求他就要原谅?

  卫羌摇头拒绝:“金镶七宝镯是我侍妾贴身佩戴之物,把它转送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不合适。”

  “可你王叔的身体——”

  卫羌淡淡道:“不一定非要一个镯子才能请骆姑娘帮忙吧?我亲自去请她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掌欢,掌欢最新章节,掌欢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