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欢 第185章 发作

小说:掌欢 作者: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:2019-09-06 10:19:13 源网站:棉花糖
  卫羌听了翠红这话,眼神骤然深沉。

  承恩之后吃的药?

  “玉娘,这是什么药?”卫羌望着那个面色苍白的女子,淡淡问。

  朝花跪了下来,指甲死死掐着手心。

  卫羌居高临下,看着她露出的纤细脖颈。

  那般脆弱,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断掉。

  “到底是什么药?”朝花的不语,令卫羌心生冷意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就听那个伏地的女子轻声道:“是避子药。”

  这话一出,惊呼声四起,翠红更是不敢置信般睁大了眼睛。

  她以为怎么也要传来太医检查一番,让玉选侍哑口无言。

  万万没想到玉选侍就这么承认了。

  朝花跪在冰冷的地板上,如坠冰窟。

  她偷服避子药被翠红当场叫破,太子就在眼前。

  倘若死咬着不承认,太子叫来太医查验,得知真相后只会更加愤怒。

  与其如此,不如直接承认,留一线生机。

  而卫羌听到“避子药”这三个字,一股怒火登时升腾而起,冲击得他头疼欲裂。

  他走到朝花面前,一把把她拽起,厉声质问:“避子药?你为何会服用避子药?”

  朝花垂着头不说话。

  在此处当差的宫人足有十数人,此刻全都被惊动过来。

  卫羌冰冷目光扫这些人一眼,喝道:“你们都出去!”

  宫人们潮水般退下,屋子里只剩下二人。

  “你究竟为何要服用避子药?”卫羌额角冒着青筋,咬牙问。

  这么多年,他就盼着与玉娘有个孩子。

  玉娘是洛儿最喜欢的婢女之一,她的孩子洛儿一定会喜欢的。

  可是这个女人竟敢服用避子药!

  卫羌越想越怒,捏得朝花手腕生疼。

  朝花泪水簌簌而落,终于开了口:“妾怕郡主怪我——”

  卫羌瞳孔骤然一缩:“你是说洛儿恨着我?”

  朝花不说话了。

  “你说啊,洛儿是不是恨着我,所以你才不愿意生下一男半女?”男人红着眼逼问苍白柔弱的女子,完全忘了怜惜。

  他此刻只有愤怒与害怕。

  他愤怒这个女人的欺骗,害怕洛儿不会原谅他。

  “洛儿是不是给你托梦过,不许你生下我的孩子?”

  如果是这样,洛儿在恨着他的同时,也在意着他吧?

  朝花捂住脸,泣道:“没有,郡主从来没有给我托梦过。我想郡主是在怪我——”

  “够了,你不要再说了!明日起,你就搬出玉阆斋。””卫羌再听不下去,把朝花用力往外一推,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门外跪了一地的宫人,战战兢兢不敢吭声。

  卫羌冷冷扫视,最后视线落在翠红身上。

  翠红低着头,颤巍巍喊:“殿下——”

  卫羌照着她心窝踹了一脚,大步离去。

  太子发作了玉选侍,命玉选侍搬出玉阆斋的消息如插上了翅膀很快传遍东宫。

  掌管东宫内务的姑姑转日一早就把朝花从玉阆斋请出,打发到一处偏僻住处别碍着太子的眼。

  至于玉阆斋的宫人,留下三两人守院子,其余人则重新安排。

  “什么,要我继续伺候玉选侍?”得到这个消息时,翠红震惊到心痛。

  昨晚太子那一脚可不轻。

  传信的宫婢小声安抚:“你揭发了玉选侍,殿下这时候定然迁怒你。太子妃若是现在就安排你去服侍太子,恐怕会适得其反呢。”

  翠红一听有些急了:“可是——”

  “别可是了。太子妃说了,你先伺候着玉选侍,等殿下消气了会给你安排的。”

  “可我揭发了玉选侍,还怎么继续伺候她——”

  宫婢一笑:“正是这样,你才合适啊。别忘了,现在的玉选侍可不是以前的玉选侍了。”

  翠红一怔。

  宫婢凑到翠红耳边,以极低的声音道:“玉选侍身娇体弱,偏偏心性高受不得气。你若是借着这个机会……定然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。”

  翠红心中一跳,缓缓点了头。

  她与玉选侍已是结了大仇,哪怕没有太子妃的暗示,也没有退路了。

  不是你死,便是我活。

  太子妃得到回禀,满意笑了笑:“这么说,现在伺候玉选侍的宫婢只剩了两个?”

  心腹嬷嬷回道:“是,一个是翠红,另一个叫青儿。那个青儿瞧着对玉选侍倒是有两分情义。”

  太子妃冷笑:“一两分情义经不得消磨,更何况她能不能撑到情义消磨完的时候还难说”

  失去了太子的宠爱,玉选侍就什么都不是。

  恶语如刀。

  那个风吹就倒的贱婢,有翠红那样的恶奴磋磨,能活到秋天就是造化。

  太子妃只觉一口浊气总算吐出来,理了理衣衫,抬脚去了朝花新换的住处。

  新换的是个偏僻小院子,屋檐低矮,难见阳光。

  翠红与青儿正在拌嘴。

  “你为何要告发选侍?现在好了,选侍落难,你又能落到什么好处!”

  “青儿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我们服侍选侍是因为她是殿下的人,我们真正的主子是殿下与太子妃。选侍扼杀储君骨血是大罪,难不成你要我包庇她,跟着犯罪?”

  “你——”青儿气急,奈何嘴拙说不过。

  一声咳嗽响起。

  “你们两个吵闹什么,还不见过太子妃。”

  二人齐齐转身,对着走过来的太子妃行礼。

  “玉选侍呢?”

  “回太子妃的话,选侍在屋里,奴婢这就去喊——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太子妃示意翠红与青儿留在外面,带着两名宫婢走了进去。

  屋内光线昏暗,弥漫着死气沉沉的气氛。

  太子妃对这种气氛却很满意。

  以往玉选侍的日子可比她这个太子妃过得还舒坦。

  一个婢女,也不怕福薄折寿。

  “见过太子妃。”朝花屈膝行礼。

  太子妃盯了朝花片刻,一声冷笑:“玉选侍,你扼杀太子血脉,知不知道是死罪?”

  朝花从屈膝改为跪下,语气谦卑:“婢妾有罪。”

  太子妃眯了眯眼。

  到了这个境地,这个贱婢还真是沉得住气啊。

  婢女不像婢女,清阳郡主到底是怎么调教的?

  太子妃抬脚,用那缀着米粒珍珠的绣鞋抬起朝花的下巴,轻笑道:“玉选侍是殿下心尖上的人,殿下不舍处置,我这个太子妃自然也不会处置了。玉选侍放心就是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掌欢,掌欢最新章节,掌欢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